当前位置:主页 > 体育 >

津城37户大宅门的风云往事(图)
   发布日期:2017-11-30 19:43    来源:网络整理

(原标题:津城37户大宅门的风云往事(图))

提起大宅门,很多人会想到曾经的热播剧《大宅门》《乔家大院》等。其实,作为一座有着600多年历史的老城,特别是作为近代北方的经济中心,天津有着数量众多的大宅门,如东门里晋益恒杨家、东门外广茂居王家、高台阶华家、李善人家……

最近出版的《天津老城厢大宅门实录》所披露的在这些大宅门里上演的风云往事和生活细节显示,真实的天津大宅门生活比任何一部影视剧都要精彩,它们的兴衰沉浮构成了一部天津民间生活的历史。

这本书的作者杨力女士是东门里晋益恒杨家的后代。2003年,当刚退休的杨力拿着远房叔叔手绘的一张院图开始追寻老城厢大宅门的历史时,根本没想到将来要出书,更没想到这是一场长达十几年的追寻。

就这样,一个念头在杨力的心中滋生:抢救挖掘残存的天津明清宅门历史,为子孙后代留下这个城市的记忆

1952年出生的杨力经历了一个城市产生巨大变革的时代。杨力和同时代的很多人一样,多次搬家——从她出生的杨家大院到如今居住的这套房子,杨力搬过七次家。每一次,杨力虽然有留恋,但绝不伤感。在她看来,房子不过是安身立命的场所,即使住在十平方米的房子里,她也能因为精神世界的富足而觉得生活有滋有味。

杨力的祖先在明代万历年间落户天津,历史上出过13个举人、一个进士,津门名人杨一崑是其中的代表性人物。杨家是书香门第,也是大盐商,出过盐务纲总。杨家在东门里的老宅是有着25个院落、180多间房屋的建筑群。在杨力的记忆中,“前门在二道街,后门在东门里,西侧门开在杠张胡同,东侧门和大刘家胡同东姚家大院相连”,既有传统的中式结构,又有西式的百叶窗,是中西合璧的清代建筑群。

杨力的另一个鲜活记忆,是杨家大院门口的石狮子。她曾听家里的老人讲,两个石狮子刚雕成时,杨家请了两个人每日用手摩挲石狮子,整整一年后,等石狮子产生了包浆才停止。

2003年,当大宅门的细节都变成了人们心中看不见的珍藏时,杨力想起了更难以被言说与记录的宅门文化。

她向记者展示过一张拍摄于上世纪初的照片,照片中的女子风姿绰约,颜值和气度都令人惊叹。最重要的是,在那个三寸金莲随处可见的年代,三位女子竟然都是大脚。杨力告诉记者,清末时,天津教育家严修提倡放足,兴办女学,大宅门的女子成了第一批受益者。以杨家为例,那之后杨家的姑奶奶都是大脚,而且普遍接受了高等教育,带着文凭出嫁。

就这样,一个念头在杨力心中滋生:抢救挖掘残存的天津明清宅门历史,为子孙后代留下这个城市的记忆。

杨力将走访大宅门后人作为研究的主要途径,由于采访对象大多是老人,因此每次采访最多一个小时,遇到耳聋的老人就进行纸笔交流

在《天津老城厢大宅门实录》这本书的媒体见面会上,著名学者谭汝为从书名的角度,谈到了杨力所进行的这项研究的意义,称其作品是一部“很有分量、很有影响,而且将来在天津地方史上必将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的著作”。

谭汝为说,书名的三个关键词准确地传达了这本书的精神——“老城厢”“大宅门”“实录”,老城厢是天津文化的根源,在天津建城600年以来的很长阶段内是政治和文化中心;大宅门是家族文化,明清时期天津的城市文化,就是由这些大家族的宅门文化乃至家族文化作为主体部分而青史留名,而家族文化是历史文化核心的、重要的组成部分;实录这个词可以追溯到班固对司马迁的评价,他说司马迁“其文直,其事核,不虚美,不隐恶”,这就是实录精神。

这本书后来所得到的认可让杨力非常安慰,然而在2003年,杨力所面临的情况是:政工干部出身的她没有文史研究的经验、手头没有丰富的资料。

杨力常去图书馆翻阅资料,有时候,一连翻阅几天才能看到一句有用的话。在翻阅了大量资料、阅读了大量同类图书后,杨力觉得,历史的感染力其实来源于细节,而细节,则来源于人们鲜活的记忆。于是,杨力将走访大宅门后人作为研究的主要途径。

杨力的采访对象大多是老人。考虑到老人不宜长时间说话,杨力每次采访最多一个小时,往往一个人要采访好几次。有的老人耳聋,杨力就把想了解的内容写在纸上和老人交流。她和已经去世的王寿岩老先生曾经的谈话就是用这种方式进行的。

“老先生用颤抖的手给我写信,一写就是十几封,我实在不忍心让老先生劳累,几次嘱咐老人不要再费心了,可老先生还是坚持给我写信。”每次重读老人的信,老人的真诚和他笔下所书写的大宅门的风云往事如在眼前,常常让杨力泪流满面。

天津已经去世的民俗学家张仲先生,也曾给杨力帮助和鼓励。张仲曾亲自陪杨力到杨家老宅,给她讲述了不少津沽老城厢的奇闻趣事和老建筑知识,告诉杨力什么是万字瓦、子孙灯、串灯等,并参加了杨力在古文化街举办的老照片展。在历史学家罗澍伟先生的引荐下,杨力见到了天津著名的文化学者李世瑜先生。李世瑜亲自口述了家族历史,还为杨力提供了十几张老照片,其中包括难得的民国时期李家私塾的照片,并鼓励杨力将这项研究坚持下去。

“他们的支持变成了我克服困难的勇气。我至今常想起张仲先生病重期间还很关心书的出版情况,并亲自为这本书起名为《天津老城厢大宅门实录》。”念及已经去世的老先生们,杨力充满了感激。

凭着这股倔劲,杨力写出了多家明代落户天津的大宅门的缘起以及这些家族后来的发展,使部分天津大宅门的研究向前推进了二三百年

慢慢的,在杨力心中,抢救宅门文化成了一种使命。她用十年时间走访了一百多位大宅门的后人,搜集了220张天津清代以后大宅门的老照片,用36万字写出了天津盐商、粮商、典当商、海运商、酿酒商、绸布商、杂货商等37户大宅门的兴衰简史,用女性独特的视角细致地实录了大宅门的衣、食、住、行、婚俗、丧俗等,比如她在书中细致描写了大宅门的建筑、仆人的分工、小姐们的文学沙龙、少爷们的回力球队,当然,更多的是大宅门文化名人所代表的天津历史文化精髓。

杨力还把寻找名人和家族墓地作为研究天津历史文化的突破口。南运河作为当年的交通要道,曾经有着千帆竞渡的繁华,当年不少大宅门的先人就是沿着这条河北上到天津的。天津大户人家的墓地,很多集中在南运河沿岸的村落。杨力不辞辛苦,一个村接着一个村地采访。杨力表示,通过了解家族墓地的迁徙、沿革、规模、档次、墓图、买卖地契,可以窥见一个家族的兴衰荣辱,勾勒出一个完整的家族形象。

对于明代落户于天津的解家,杨力的研究就是从坟地开始的。当时杨力一直没能找到解家后人,在西青区中北镇雷庄子寻访解家坟地的过程中,杨力在村里人的指引下找到了解家的一位后人解基盛先生。天津文史研究者金彭育先生主动联系杨力,帮她寻找解家的其他后人,但那些后人并不了解家族历史,杨力只身一人前往北京图书馆等地找资料,终于找到了解家家谱,并据此找到了解家其他分支家谱和后人,解家的家族轮廓逐渐清晰。

凭着这股倔劲,杨力写出了多家明代落户天津的大宅门的缘起以及这些家族后来的发展,使部分天津大宅门的研究向前推进了二三百年。

面对庞大的采访量、资料查阅量和文字整理量,杨力说,没有对后人负责的精神和家人尤其是丈夫陈铭的支持,是很难坚持下来的。如今,杨力已完成了两部历史题材剧本的创作,分别是《三不管的童年记忆》和《残荷》,目前正着手写天津盐商题材的剧本。

本报记者 李宁 照片由杨力提供(除署名外)

(原标题:津城37户大宅门的风云往事(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