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财经 >

岳飞为何被宋高宗处死 部将假传敌情犯了大忌讳

 
资料图:宋代官员。  


  比了解更重要的是理解。碎片化的所谓知识都是浮于表面的东西,和事实有明显距离,了解多一点少一点,差别不大,不外乎茶余饭后的谈资有多少。历史学的使命则是揭示真相,真正喜欢历史的人须有一颗追求真相的心。

  不过,有一种历史观认为,真相是永远不可能被完全揭示的。这句话有哲理,但对于历史学科甚至所有人文学科来说,只能算是“正确的废话”。真相固然不可能被完全揭示,但可以被无限接近。不然,历史学家的所有努力是不是就可以被无视了?至于有多接近,就是对学者和爱好者的考验了。下面,我们以宋史中的几个案例来细细说明。

  韩侂胄北伐

  为的是巩固个人地位?

  看宋史,先要有一个俯视的观察角度。随着镜头伸缩,大比例尺和小比例尺能够方便地转换,这通常适用于观察对象的空间范围。比如,我们比较习惯于在国家范围内观察一些重要的政治事件,但未必看得清。那就比例尺缩小一点,扩大观察的范围。

  在评价南宋中期宁宗朝韩侂胄的开禧北伐一事上,由于韩侂胄被道学家定位为奸臣,因此他的所有行为都被引导到个人权谋这条路上。即便他的北伐深合朱熹等道学家历来的呼吁,但其动机仍被指为“固位”——巩固个人地位。可是,视线越出国境的话,就能看到不一样的东西。

  开禧北伐,发生在公元1206年。这一年,草原上发生了一件影响极大的事:蒙古帝国建立,铁木真在斡难河之源被拥戴为成吉思汗。但是,1206年之前一段时间,华北边疆的动向,同样影响深远。从铁木真收拢本部乞颜部的力量,到最后击溃札木合的联盟,统一蒙古,这个过程延续了十几年。在此期间,部落战争把草原各部刺激得极其兴奋,金朝的羁縻政策完全失效。西北边境各部,以塔塔儿部为首,纠合起来频频入境侵掠。局部的摩擦迅速演变为全面的对抗。

  1195年,金国在西北投入十几万兵力,战争进行到1199年,金军最终取得北境战争的胜利,暂时止住了塔塔儿部的强势发展。然而,蒙古高原的风云变幻,已非金朝所能控制。1202年4月,札木合集团与乃蛮合力,会战铁木真集团,这场战争令金朝胆战心惊。自此,蒙古人在边界内外的活动,成为金朝的严重威胁。这比铁木真称汗要早4年,比蒙古全面入侵金朝要早9年。危机正在迅速积累,金朝身处其中,感到沉重的压力。

  这些情报辗转传入宋方,令韩侂胄认定“金国多难”,如果趁机北上的话,金国应该无力抵挡。正是这个判断促成了北伐。而在北伐失败之后,金国对宋的惩戒也不算严厉,除了索要韩侂胄的首级,其他条件基本上与战前持平。这样的“克己礼让”,也正是因为金国在北境承受到的压力,使其不敢对宋施加太大压力,以免陷入两线作战。所以,从大的局势来看,开禧北伐的背景里又哪是韩侂胄个人“固位”这样简单呢?他的时机、大势判断也许还不够精准,但绝非空穴来风、无风起浪。

  可见,若漠视宋朝边界以北的形势变化,就难免一叶障目。而打开了视野,尽量掌握“全景”,看问题就自然会真切得多。当然,取全景并不容易,至少要打破断代史之间的壁垒。对于宋史专家和爱好者来说,如果能掌握辽、金、蒙元史的基本脉络,会增进对宋代很多问题的理解。

  高宗禅位

  缘于深深的挫败感?

  平视,是看宋史的另一个重要角度。历史学本来最应该讲时间观念的,但往往不能免俗,把注意力集中在一个单独的事件上,忽视连续发展,忽视前后事件联系。以高宗禅位为例,就现有史料而言,看不到阴谋的迹象。但排除了阴谋论,还真不容易说出个所以然来。

  把观察的时间段拉长可以发现,高宗身上最大的底气,来自和议;同样,最大压力也来自和议。绍兴八年,宋金双方签订第一次和议,金把河南、陕西之地归还给宋,可是转头就撕毁了和议。绍兴十一年,再次签订和议,高宗费尽了力气、降低了底限,连河南陕西也不要了,只求划淮而守。

  这是一场豪赌。金朝的政局很不稳定,政变频频发生。而每次人事发生重大变动,前面那一套就会被新的当权者推翻,政策缺乏连续性。绍兴八年那次的和议被撕毁,就是因为金方主和派失势被杀,替代者兀术便悍然重新挑起战事。所以,和议的维系主要看金朝政局是否稳定。



相关阅读 Character relationship
  • 旅游
  • 娱乐
  • 情感